365bet正规网址 ?
热线电话 400-890-7311
  • 姓名:
  • 手机:
  • 邮箱:
  • 描述:
  • 验证码:
联系我们Contact  Us
电话:
          010-57167211
          010-57167311
          137 1855 6681
邮箱:lvshi@forestlaw.cn
地址:朝阳区慧忠里103号洛克时代中心B1110室
刑事辩护
六年冤狱无罪释放 庞X祥终获清白

六年冤狱无罪释放 庞X祥终获清白

——广西北海庞X祥抢劫无罪辩护成功案 

案情简介

2007年8月9日,广西浦北县人庞X祥因涉嫌抢劫被北海市公安机关抓获,2007年8月11日刑事拘留,同年9月15日经检察机关批准执行逮捕,2008年4月11日,北海市人民检察院向北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北海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认定被告人庞X祥参与四起抢劫案,即①2007年1月8日晚,庞X祥伙同陈X、王X、“乌痣九”在北海市抢劫摩托车一辆,打死一人;②同年1月10日晚,庞X祥伙同陈X、王X、“乌痣九”在北海市抢劫摩托车一辆;③同年3月19日晚,庞X祥伙同陈X在北海市抢劫摩托车一辆,造成一人死亡;④同年3月29日晚,庞X祥伙同陈X、王X、“乌痣九”在北海市抢劫摩托车一辆;2008年10月23日,北海中院以(2008)北刑初字第31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第一次作出判决,判处被告人庞X祥犯抢劫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2009年8月4日,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08)桂刑一终字第178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以被告人的部分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撤销原审判决,发回重审;2010年4月30日,北海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认定被告人庞X祥参与抢劫三起(3月29日抢劫未认定),以(2009)北刑初字第55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第二次判决,判处被告人庞X祥犯抢劫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2011年12月8日,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第二次以(2010)桂刑一终字第101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重审。至2012年7月,该案一审一直未开庭审理。本律师在互联网上看广西律师庞信祥发出求援信,通过庞X祥母亲的委托,本律师担任其一审辩护人。2012年8月9日,本律师接受庞X祥母亲的委托,并经庞X祥同意,正式担任庞X祥的辩护律师。8月13日本律师向广西北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承办法官递交律所函及授权委托书。 

北京365bet正规网址_365bet平台规则_365bet手机娱乐城事务所师通过详细阅卷,制作阅卷提纲、案情分析表、案件事实对比表等二十余份材料,全面分析案情,发现认定庞X祥涉嫌抢劫事实的证据漏洞百出,矛盾重重,根本就是错案,决定做无罪辩护。 

此后多次与北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承办法官沟通案件情况,指出案件疑点、申明辩护观点,期望再审法官慎重考虑,并督促法院尽快开庭审理。2013年11月19日,北海市人民检察院以证据发生变化,不符合起诉条件为由,撤回对被告人庞X祥、香X武(“乌痣九”)的起诉,原北检刑诉(2012)62号起诉书、北检刑诉(2008)18号起诉书认定抢劫部分的第2、3、4、5、6起抢劫事实的内容即行作废。2013年11月21日,北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12)北刑二初字第8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以北海市人民检察院撤回对被告人庞X祥、香X武起诉的决定符合有关法律规定,本院予以准许。至此,庞X祥因涉嫌抢劫5起案件被羁押,终于在六年半抗争后获得自由。 

起诉书指控的主要事实

北海市人民检察院以北检刑诉(2008)18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庞X祥参与抢劫5起,造成二人死亡,三人受伤。具体如下(按起诉书序号列): 

(二)2007年1月8日晚,被告人庞X祥伙同陈X、王X、“乌痣九”(另案处理)商谋抢劫搭客的摩托车。当晚11时许,陈X和王X按照分工,持木棍预先埋伏在北海市西藏路中皇花园西侧围墙旁的小路旁,庞X祥、“乌痣九”去市区物色搭客摩托车。当庞X祥、“乌痣九”搭乘杨贵崇驾驶的摩托车至陈X、王X埋伏的地点附近时,“乌痣九”持刀威胁司机下车,杨贵崇下车后持刀反抗,三被告见状当即拿起木棍上前对杨贵崇进行殴打,在打斗中,“乌痣九”被杨贵崇持刀捅中屁股,但杨贵崇终因寡不敌众被打倒在地,被告人一伙欲摩托车抢走,但因摩托车打不着火而将车丢弃在现场,次日早上7时许,杨贵崇被群众发现时已经死亡。 

(三)2007年1月10日晚,被告人庞X祥伙同陈X、王X、“乌痣九”商谋以同样的方法抢劫摩托车。陈X、王X、“乌痣九”按照预先分工,在北京路与站前路交界处附近分两个地方埋伏,庞X祥去物色搭客摩托车,次日凌晨3时许,当庞X祥搭乘卢栋德驾驶的摩托车,到达北京路万科花园附近陈X埋伏的地方时,陈X、庞X祥持刀、棍对卢栋德进行抢劫,抢走卢栋德的摩托车。陈X驾驶抢得的摩托车逃跑,卢栋德拦截一辆出租车奋力追赶,两人在逃至北铁公路亚叉岭路段时,由于摩托车撞到路牙倒地,两人被迫弃车逃跑。 

(四)2007年2月3日晚,被告人庞X祥伙同陈X、王X、“乌痣九”商谋以同样的方法抢劫摩托车,庞X祥、王X、“乌痣九”按照预先分工,在合浦县城325国道德英饲料厂门前左侧埋伏,陈X去物色搭客摩托车,9时40分左右,当陈X在合浦旧车站附近搭乘梁X驾驶的摩托车到达庞X祥、王X、“乌痣九”埋伏的地点时,四人持砍刀、铁水管和木棍对梁X进行殴打,将其打伤并抢走摩托车,然后逃离现场。 

(五)2007年3月19日晚,被告人庞X祥、陈X商谋以同样的方法抢劫摩托车,按照预先分工,陈X到四川南路与站前路交界处往西的百合花园工地一平房旁埋伏,庞X祥携带一把尖刀去物色搭客摩托车。次日凌晨零时许,庞X祥搭乘马海涛驾驶的摩托车到达陈X埋伏的地点附近时,陈X当即拿起预先准备的木棍上前朝马海涛猛打,致使马海涛当场昏迷倒地,庞X祥迅速驾驶抢得的摩托车搭陈X逃离现场,马海涛经医院抢救无效于同月23日死亡。 

(六)2007年3月29日晚11时许,被告人庞X祥伙同陈X、王X、“乌痣九”商谋以同样的方法抢劫摩托车。由庞X祥、王X按照预先分工在北京路与站前路交界处往东九中大门附近路段埋伏,陈X、“乌痣九”去物色搭客摩托车。当陈X、“乌痣九”在北京路与长青路交界处的路口搭乘陈建海驾驶的摩托车到达庞X祥、王X埋伏的地点后,四人持刀、砖头对陈建海进行威胁,搜身抢走陈建海身上的钱和一部大灵通手机、摩托车,然后逃离现场。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一、物证书证;二、被害人陈述;三、证人证言;四、被告人供述;五、勘验检查笔录;六、鉴定结论等。 

检察机关认为,被告人陈X、庞X祥、王X多次抢劫他人,数额巨大,并致人死亡,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第四、五项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以抢劫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在抢劫共同犯罪活动中,三被告均起主要作用,均是主犯,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六条的规定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一条之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 

主要辩护观点

该案经过二次发回重审后,本律师作为被告人庞X祥第三次一审程序的辩护人,在同法官沟通期间,主要提出如下辩护观点: 

一、被告人庭前供述和辩解出现反复,庭审中不供认,且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现场痕迹物证又不能与被告人有罪供述吻合,被告人的有罪供述,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法庭不应当采信庭前有罪供述。

本律师详细整理被告人庞X祥、陈X、王X、香X武(即“乌痣九”)在侦查期间历次供述笔录,按人分别制作讯问供述情况列表,除王X一直作有罪供述(系列抢劫案件系其为立功而检举揭发)外,其余三人供述均出现反复,并且非常明显体现:侦查机关办公室讯问时,均作出有罪供述,在看守所讯问室讯问时,三被告均不承认抢劫摩托车事实。另外,在历次法庭开庭审理期间,三人推翻原来有罪供述,均声称在侦查期间受到刑讯逼供,有罪供述也是刑讯逼供的情况下做出,而且是按侦查人员要求供述的。 

通过对三名被告人供述情况分析,被告人陈X、庞X祥、香X武供述反复,最后一次不供认犯罪后,未再作有罪供述,尤其是陈X、庞X祥自第一次庭审以来,一直未做过有罪供述。2010年7月1日开始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22条规定:“对被告人供述和辩解的审查,应当结合控辩双方提供的所有证据以及被告人本人的全部供述和辩解进行。被告人庭前供述一致,庭审中翻供,但被告人不能说明翻供理由或者其辩解与全案证据相矛盾,而庭前供述与其他证据能够相互印证的,可以采信被告人庭前供述。被告人庭前供述和辩解出现反复,但庭审中供认的,且庭审中的供述与其他证据能够印证的,可以采信庭审中的供述;被告人庭前供述和辩解出现反复,庭审中不供认,且无其他证据与庭前供述印证的,不能采信庭前供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八十三条规定:“审查被告人供述和辩解,应当结合控辩双方提供的所有证据以及被告人的全部供述和辩解进行。被告人庭审中翻供,但不能合理说明翻供原因或者其辩解与全案证据矛盾,而其庭前供述与其他证据相互印证的,可以采信其庭前供述。被告人庭前供述和辩解存在反复,但庭审中供认,且与其他证据相互印证的,可以采信其庭审供述;被告人庭前供述和辩解存在反复,庭审中不供认,且无其他证据与庭前供述印证的,不得采信其庭前供述。”根据此规定,结合被告人供述情况,被告人陈X、庞X祥、香X武有罪供述,因未有其他证据相互印证,不能作为定案依据,也就是说不能作为认定被告庞X祥有罪的证据。 

二、被告人供述同案犯情况不一致,相互之间无法印证,同样被告人的有罪供述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1、被告人对同案犯绰号、姓名、住址等供述无法相互印证,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一是同一被告人在不同供述笔录中,对同案犯情况供述不一致;二是不同被告人对同案犯情况供述不一致,典型的陈X与庞X祥供述根本找不到相同点;三是供述参与作案人数不相同;四是被告人供述的同案犯情况与指控被告情况不相符。 

2、被告对同一案件作案时间、地点、作案过程等供述不一致,无法相互印证,同样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具体情况在个案分析中阐述。 

3、被告与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之间存在矛盾,且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不能直接指向被告人,相互之间不能印证,同样各被告的有罪供述也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具体情况在个案分析中阐述。 

4、被告人对起诉指控的绰号不予以认可,案卷证据材料也未有证据证实,在日常生活中也无人以指控的绰号称呼被告人。除能够证实二十二为陈X绰号外,其他绰号均无法与被告人对号入座。 

通过上述分析,可以确认被告有罪供述存在相互矛盾,无法相互印证,同样,各被告有罪供述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三、被告人庞X祥供述与辩认笔录参与作案人数、绰号存在重要矛盾点,完全可以推翻被告人的有罪供述。

被告人陈X供认参与作案人数为五人,后改为四人,被告人庞X祥、王X、香X武供认参与作案人数为四人,辩认笔录认定的也是四人,但这里有一个致命的问题,就是按庞X祥有罪供述确认的作案人员与辩认笔录确认作案人数不一致。庞X祥供认参与作案的四个是:二十二、老孔二、大颠佬加庞X祥共计四个人,抢劫卷B卷(P232)庞X祥辩认笔录确认:09号为老孔二,10号为大颠佬、大费佬,姓名住址不详。抢劫卷补充材料第一卷(P1):2009年11月28日,北海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城西责任区大队出具说明,确认宠宗祥辨认的9号照片是同案犯老孔二,该人为王勋;10号照片是大费佬、大颠佬,该人是陈X。在本案起诉书指控及原一审、二审均认定二十二为陈X,此处又认定大颠佬为陈X,由此可以推断出:庞X祥有罪供述供认的作案人应当为三人,而本案指控的被告为四人,通过此分析,完全可以推翻庞X祥的有罪供述,可以确认庞X祥受到刑讯逼供,其有罪供述是虚假的。从本案处分析,认定庞X祥参与抢劫是一起冤案、错案。 

四、辨认所选取照片不符合辩认要求,被告人辨认照片认定同案犯不具有可信度,辩护笔录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1、辩认笔录未说明被辨认照片来源于何处,为何选取这些照片为一组。 

2、辨认笔录所选取照片不符合辨认要求。从辨认笔录附带照片,可以看出每个照片存在胖瘦、脸形、五官、发型有明显区别,不符合辩护要求。在司法实践中,辨认照片或辨认具体的人,应当选取总体上胖瘦、脸形、五官、发型趋于一致,不能有明显差异,也就是说照片人物特征应当基本一致。而本案却能够看出照片中每个人的明显特征。 

抢劫卷B卷陈X的辩护笔录记载(P231-231):辨认10号为光头佬,此组照片共有十二个,其中表现为前额光的充其量有二个人,一胖一瘦;3号为乌痣九,十二照片中没有看到其他11个人有痣,若想辨认乌痣九,这组十二照片人物必须都在相同或相近部位有一颗痣才符合要求。 

抢劫卷B卷庞X祥的辨认笔录记载(P232-233):辨认9号老孔二、10号大颠佬,从这组十二照片可以看出老孔二、大颠佬头型应当发较长,但除此二人外,还有一人与二人发长相近,其余人均为短发,且近于光头。 

抢劫卷B卷王X的辨认笔录记载(P234-235):6号照片是陈X,三个人的发型与陈X类似,其余均为平头或光头,因陈X与王X系表亲,相互之间认识,此辨认没有任何意义,但通过此辨认笔录,可以确认侦查机关在弄虚作假。 

抢劫卷B卷王X的辨认笔录记载(P236-237):辨认8号为光头佬,此组为十人,此十人身高、脸形、胖瘦、发型均存在差异,尤其前额光这一明显特征均不明显。 

抢劫卷B卷王X的辨认笔录记载(P238-239):辨认4号为乌痣九,此组为十二张照片,发型相近有四人,脸形相近有三个人,其余均具有明显特征,根本不符合辨认要求。 

抢劫卷2012年补充材料卷王X的辨认笔录记载:辨认4号为乌痣九,此组照片为七个人,身高、脸形、胖瘦、发型均存在差异,尤其未看到七个人均在相同或相似部位有一颗痣这个明显标志。 

补查卷香X武辨认笔录(P62):辨认7号为陈X,此组十二张照片,情况同前所述,脸形、胖瘦、发型均存在差异。 

补查卷香X武辨认笔录:辨认2号为光头佬,从此组十二张照片中可以看出只有6号一张照片略显前额光。 

补查卷香X武辨认笔录(P59):辨认6号照片为细佬哥,此组十二张照片,情况同前所述,脸形、胖瘦、发型均存在差异。 

通过以上分析,可以断定辨认过程不具有真实性,不具有可信度,侦查机关为办成铁案在弄虚作假,辨认笔录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五、涉案摩托车,除遗留在现场及被被害人追回的外,侦查机关未缴获一台摩托车,侵财犯罪的重要物证——摩托车去向不明,是认定被告构成犯罪致命缺陷。

六、通过对每起案件,被告人在侦查阶段有罪供述、证人证言的比较分析,足以认定被告人庞X祥未参与指控的抢劫事实。

七、从侦查角度分析,控方所出示的证据,在被告庞X祥未到案前,未有一份证据证明庞X祥参与抢劫犯罪的事实。

审判结果

2013年11月21日,北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2)北刑二初字第8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认定:北海市人民检察院以北检刑诉(2008)18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陈X、庞X祥、犯抢劫罪、被告人王X犯抢劫罪、盗窃罪,于2008年4月14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同年10月23日作出(2008)北刑初字第31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被告人陈X、庞X祥不服,提出上诉,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以原判认定的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于2009年8月4日作出(2008)桂刑一终字第178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撤销原判,将本案发回重审。本院经重审后,于2010年4月30日作出(2009)北刑初字第55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被告人陈X、庞X祥不服,提出 上诉。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以原判认定的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于2011年12月8日作出(2011)桂刑一终字第101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撤销原判,将本案再次发回重审。在该案审理期间,北海市人民检察院于2012年8月29日对被告人香X武抢劫罪向本院另行提起公诉。经本院审查,指控香X武抢劫犯罪的事实是与陈X、庞X祥等人共同实施的,属共同犯罪,遂决定将被告人陈X、庞X祥、王X抢劫案与被告人香X武抢劫案合并审理,在诉讼过程中,北海市人民检察院于2013年11月19日以证据发生变化,不符合起诉条件为由,撤回对被告人庞X祥、香X武的起诉,原北检刑诉(2012)62号起诉书北检刑诉(2008)18号起诉书认定抢劫部分的第2、3、4、5、6起抢劫事实的内容即行作废。 

北海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北海市人民检察院撤回对被告人庞X祥、香X武起诉的决定符合有关法律规定,本院予以准许;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子金、罗丽兰、周文丽、马洁如、马小慧、马智恒的起诉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起诉条件,本院予以驳回。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二条、第一百六十条、第一百三十八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九条的规定,裁定如下:一、准许北海市人民检察院撤回对被告人庞X祥、香X武的起诉;二、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杨子金、罗再说兰对被告人陈X、庞X祥、王X的起诉;三、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周文丽、马洁如、马小慧、马智恒对被告人陈X、庞X祥的起诉。如不服本裁定,可在接到裁定书的第二日起五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该裁定送达后,庞X祥未提出上诉。2013年11月22日,北海市人民检察院对庞X祥作出不起诉决定,将庞X祥予以释放。 

裁判结果评议

庞X祥涉嫌抢劫五起,致二人死亡案,在经历二次北海中级法院审判判处死刑缓期执行,二次广西高级法院审理发回重审后,在长达二年的北海中院第三次一审期间,第四被告人香X武到案后,检察机关认定其构成抢劫罪,依法向北海中院提起公诉,北海中院拟定合并审理该案,期间本律师曾致函北海中院,要求尽快开庭审理该案,在法院一拖再拖情况下,2013年9月初,本律师前往北海中院同该案审判长沟通开庭时间,并向承办法官提出案件主要疑点,可以确认该案为一起错案,坚信庞X祥无罪的辩护观点,并商定十月初开庭审理该案,但法院却仍迟迟不开庭审理,导致后来的检察机关撤回起诉,庞X祥被释放,检察机关作出不起诉决定。 

一、抢劫罪的显着特征是以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抢劫公私财物,多次抢劫或致人重伤、死亡的,处十年以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死刑

刑法第二百六十三条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抢劫公私财物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一)入户抢劫的;(二)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抢劫的;(三)抢劫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四)多次抢劫或者抢劫数额巨大的;(五)抢劫致人重伤、死亡的;(六)冒充军警人员抢劫的;(七)持枪抢劫的;(八)抢劫军用物资或者抢险、救灾、救济物资的。 

本案起诉指控抢劫共计五起,属于多次抢劫情形,其中有二起案件造成被害人死亡,属于致人死亡情形。假设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被告人完全可以判处无期徒刑或死刑。 

二、人民法院认定犯罪应当重证据,不轻信口供,做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三条规定,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确实、充分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符合以下条件:(一)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二)据以定案的证据均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三)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 

具体本案,存在以下问题: 

一是各被告人之间系通过绰号串联在一起,互相不知道对方的真实姓名、住址;二是各个被告人供述的绰号不完全相同,是通过公安机关组织辩认、办案说明统一绰号对应人员;三是各被告人在侦查阶段,在侦查机关讯问均作出有罪供述,在看守所羁押后,均推翻有罪供述,明显有刑讯逼供嫌疑;四是本案抢劫案件,抢劫财物为摩托车,但本案重要物证赃物摩托车去向没有查清,没有查获一台摩托车;五是认定四名被告人抢劫证据仅有四名被告人在羁押前有罪供述,除此以外,被害人陈述或证人的证言、现场勘验,但均不能指向四名被告人等等。 

基于案件存在以上问题,根本未达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标准,仅从证据证明力角度上讲,也不应当认定被告人庞X祥犯有抢劫罪。 

三、一审法院裁定准许检察机关撤回对被告人庞X祥起诉,对被告人庞X祥明显不公平

庞X祥涉嫌抢劫五起,致二人死亡案,涉及四名被告人,历经二次一审,判处死刑,二次二审发回重审,在第三次一审期间,在第四被告香X武到案并有供认参与抢劫的犯罪事实的情况下,检察机关居然以“以证据发生变化,不符合起诉条件为由,撤回对被告人庞X祥、香X武的起诉”。具体是什么证据发生变化,辩护人不清楚,可以肯定的是与辩护人向法官提出证据存在重大瑕疵一定有关,即公安机关在侦查期间制作的辩认笔录与办案说明存在重大瑕疵,按侦查讯问笔录认定为四人抢劫,按辩认笔录,各被告人之间系通过绰号联系在一起,根本不清楚各自真实姓名,综合辨认笔录指认结果,侦查人员制作办案说明,其中二个绰号同时指向了一个人,由此造成按绰号认定被告人则是三人抢劫,但公安机关实际抓获四人。这应当是检察机关发现的证据发生变化,并且是在辩护人提示下发现。 

该案历经二次一审二次二审发回重审,即使检察机关提出撤回起诉,人民法院也不应当准许撤回,应当依法宣告庞X祥无罪。《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五条规定:“在被告人最后陈述后,审判长宣布休庭,合议庭进行评议,根据已经查明的事实、证据和有关的法律规定,分别作出以下判决:(一)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据法律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有罪判决;(二)依据法律认定被告人无罪的,应当作出无罪判决;(三)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的,应当作出证据不足、指控的犯罪不能成立的无罪判决。”具体本案,虽然该案第二次发回重审后,一年多的时间里,一审法院始终未开庭审理该案,但该案却已有二次一审程序,并且均判决认定有罪,在第三次一审期间,法院不应当裁定准许撤诉。从本辩护人掌握的在案证据,完全可以证明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证据明显不足或者说指控的事实根本没有任何合法证据指向庞X祥,在已经历二次一审二审的情况下,法院第三次一审时,应当通过开庭审理,全面审查证据,做出无罪判决,给被告人庞X祥一个公开、公平、公正判决,这既是对被告人的交待,也是对家属和社会的交待,同时,也让被害人及其亲属全面认识该案,庞X祥等到底是否是作案人。反之,一审法院通过裁定准许撤回起诉,取保候审释放,宣布不起诉决定,这让庞X祥不明不白走出看守所,也不明不白的回到社会。这样的回归,对庞X祥来说,并没有洗脱抢劫犯罪名,仍然生活在嫌疑之中,对庞X祥来说是极其不公平的,更是对国家法律的亵渎。 

四、强化证据意识、无罪意识,可以有效防止冤假错案的发生

纵观庞X祥抢劫一案,全案并不复杂,参与抢劫五起,认定有罪证据有:被告人在侦查机关讯问有罪的笔录、报案笔录、被害人陈述、现场勘验笔录、尸体检验报告等证据,但这些证据中,报案笔录、被害人陈述、现场勘验笔录、尸体检验报告均不能指向庞X祥等被告人,唯有各被告人在侦查机关讯问室讯问笔录中有供认抢劫犯罪供述,且各被告人是通过绰号纠集到一起,互相之间不知道各自的真实姓名、年龄、家庭住址等基本情况,并且各被告人在看守所供述均推翻有罪供述,这些证据或者这些细节足可以引起承办检察官、法官、辩护人注意,进而产生对证据真实性的合理怀疑。为什么原来二次一审的检察官、法官都没有发现呢?笔者认为这是我国长期以来只重视打击,不重视保护被告人权利;只相信侦查机关,不相信被告人辩解;只看有罪证据,没有看到无罪证据和证据矛盾;宁可相信侦查机关,也不相信被告人供述;只相信我们不会办错案,被告人都不老实,不会如实供述犯罪等长期积习的陈旧思维、守旧观点有关。最终表现出来的就是检察官、法官的证据意识差、无罪意识差。冤假错案就是公、检、法互相相信之中产生,只记住了刑事诉讼法规定的互相配合,忘记了刑事诉讼法同样的,互相制约。 

五、人民法院敢于依法排除非法证据,宣告无罪,是防止侦查机关刑讯逼供最有效的途径

侦查机关主要任务是通过侦查破案,抓获犯罪嫌疑人,打击犯罪。确切的说,破案抓人最重要。案件破了,人也抓获了,侦查人员该立功立功,该获奖获奖。至于犯罪嫌疑人怎么判决那是法院的事情。虽然侦查人员不关心怎么判,是什么结果。但是一次次,通过刑讯逼供取得被告人供述,一次次实现法院有罪判决,而且是从严惩罚,使得侦查人员更加肆无忌惮刑讯逼供,而检、法机关则面对被告人辩解,视而不见,一概认为被告人是为逃避法律追究而寻找借口。长期以来,形成了只要被告人翻供,就是想逃避法律追究。久而久之,长此反复,冤假错案就这种状态下,不断产生。 

具体到本案,庞X祥涉嫌抢劫五起,历经二次一审,一审法院均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依法定罪判刑。在第三次一审期间,公诉机关以证据发生变化为由,撤回起诉,最终导致公诉机关做出不起诉决定。这样一个证据漏洞百出,矛盾重重的案件,在只有三个被告人到案的情况下,能够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而在第四被告到案并认罪的情况下,居然以证据发生变化为由撤回起诉。其根本原因,本辩护人认为是检察官、法官没有认真研究该证据合法性、真实性,而习惯有罪推定。本人认为,作为检察官、法官在承办任何一件刑事案件上,都应当首先建立被告人无罪思维意识、悉心听取辩护人辩护意见,这是杜绝冤假错案最好的方式。 

同时,人民法院敢于依法排除非法证据,或者说只要有合理怀疑,认为被告人口供可能是刑讯逼供结果的,坚持予以排除,证据确实不充分,证据之间存在矛盾点,有合理怀疑证据不具有客观真实性的,坚持宣告无罪,那怕错放一人或百人,长此以往,侦查机关知道刑讯逼供的口供法院不会采信,也就不再采取刑讯逼供来获取被告人口供,而是更能从侦查角度收集犯罪证据。如此下去,冤假错案必定大面积减少。具体到本案,认定庞X祥等人有罪的证据,仅本人的供述,并且这样的供述只有在侦查机关审讯室审讯情况下,作出有罪供述,而被送至看守所后,庞X祥等被告人均拒不供认犯罪事实。这是被告人有可能受到刑讯逼供的合理怀疑理由,但是我们的承办人员却视而不见,一味的有罪推定。所以说,人民法院敢于依法排除非法证据,宣告无罪,是防止侦查机关刑讯逼供最有效的途径。 

六、庞X祥无罪辩护有事实和证据予以支撑,合理合法,证据确实充分。

本辩护人在详细阅卷基础上提出无罪辩护,是基于在案证据存在矛盾、被告人供述无法相互印证,最关键的是四名被告人互不相识,互不清楚家庭住址,互不清楚姓名、年龄,完全靠绰号联系在一起,这是非常反常的问题,进而,详细阅卷,发现侦查机关辨认笔录、办案说明认定被告人绰号指向了三名被告,而不是四名被告。从侦查机关至检察机关认定的作案人都是四名被告人,这就出现一个问题,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致命错误?理由只有一个,侦查机关为完成破案任务在造假。 

本辩护人基于对案件证据的分析,提出庞X祥无罪辩护意见是有证据支撑的,而非无理辩三分。 

警示教育意义

庞X祥自涉嫌抢劫被抓获到获得自由,被羁押六年多,长达2297天。这2297天,对庞X祥来说简直是一场恶梦,虽然人身恢复自由,终于获得无罪释放,但带来的是身体受到严重摧残,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家庭破碎,妻离子散。同时,丧失了对国家法治建设的信心。 

有错必纠,彰显法律的尊严,既是司法文明的体现,又是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的必然要求。期望我们的法院能够牢牢把握无罪推定、疑罪从无原则,维护司法尊严和权威,扞卫职业的荣誉,毕竟社会的公平正义伤不起,公民的权益更伤不起。记得最高人民法院沈德咏副院长说过这样一句话:“像防范洪水猛兽一样来防范冤假错案,宁可错放,也不可错判。错放一个真正的罪犯,天塌不下来,错判一个无辜的公民,特别是错杀了一个人,天就塌下来了。这是真理儿,也是正理儿。”期待通过司法改革,强化法官证据意识、无罪意识、排除非法证据意识,来推动无罪率的提升。 

?